新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君可见花絮飞过断肠人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新疆信息港

导读

杏花再次绽彻,这年,我拥有着与往年不相符合的容貌,是我梦寐以求过的,为此我却失去了的人。人世间的无常,说不清也道不明。    【楔子】 

杏花再次绽彻,这年,我拥有着与往年不相符合的容貌,是我梦寐以求过的,为此我却失去了的人。人世间的无常,说不清也道不明。    【楔子】  火燃起时,天色已近幕晓。  那焰苗一点一点的增大,肆意妄为的吞噬了所有,它猖狂忤逆丝毫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是了,是我的纵容,否则它决然不会这样的撒野。看着这个时才不久还莺歌燕舞的宫殿,我有些黯然神伤,毕竟我也曾在这里生活过。  燃烧了它,摧毁了整个朝歌,腐朽了殷商的朝廷。在接受我主人的命令后,我就一心一意的做我主人吩咐我所谓应该做的事情。  什么雕梁画柱,什么金碧辉煌?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即便是贵的楼阁都禁不住那烈火的焚化。也包括了人,和所有。对于那些为了跑出火海的人们,周围无非是纷乱,除了纷乱,就是捡拾那里上的东西。那些本可以逃出去的,就是因为要抢夺那些金钱,方才躺在地上,变成了具尸体。这些尸体都不会变成冰冷,火,它不用听我的指令就会把这里的一切变成灰尘。  “妲己,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可就迟了。”繁秦喃咛。  我婉转的声音已经嘶哑,在那哽咽的喉咙里声带勉强的震动了一下,而这轻微的震动发出了一个字眼:“不!”  未等繁秦反应过来我的举动,我就已经跌入那片刺眼的红色里。在那个年代,在历史上,我只不过给人留下一串串的唾骂,也给我心爱的人披上了罪恶的包裹,殷商灭亡是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的,都是我,是我害得他成为千古的罪人。  ……  帝辛,我的王,我多么想和你厮守终生,只是跨越不出人与狐的境界!再见了,就用这场火烧掉所有让我痛苦的一切,也包括你!可是,帝辛,假如有轮回,假如有来世,我愿意放弃这千年的道行陪你生生世世。      【壹】  初春,临安正是杏花时节。  杨柳萧条,随风轻摆,线条柔美轻然欲下。到处都弥漫着花的香味,那种味道陶醉了站在树下的我。昂首望了一下,方察觉到那带着雨点的花瓣,这两天都在下雨。  小路上泥泞遍了。  我,陆府小姐身边的丫鬟,却有着忧郁的名字,冷含烟。  殊不知我父母是何许人,他们的摸样我已不晓得,在我八岁时就到了陆府当丫鬟。陆府是临安奢华的豪门,在陆府我从小受尽欺凌,不知陆家的人,即便是丫鬟都对我虎视眈眈,像是我欠了他们一笔债。  我活的屈辱,但是我活下来了,是因为——他——宁府的公子宁秋鄂,也唯有他对我是另种和善的态度。  “含烟,你这丫头,吩咐你到花园拾取花瓣为小姐沐浴,你却偷轻闲。”  我一惊,转身看见夫人和香茹小姐站在不远处,便慌张走上前去:“没,没有,奴婢不敢!”  “好了!你还愣着什么?快去,把这锦盒送到宁府!”陆夫人说完,把东西递到我手里:“把它送到宁公子那里。”  “是!”我低着头,拿着锦盒向外走,恍然仿佛听见——  “香茹,宁公子下了聘礼,你过门后要做个贤妻良母!”夫人说。  “娘,女儿明白。”  我加快步伐,谈话的声音没有了。  宁秋鄂,要和香茹成婚了?  脸上的表情从容不迫,尽管我常常如此,可更是证明我的心分明在隐隐作痛。  宁老爷宁乾猖是有名的绸缎商,他和陆老爷是至交,而秋鄂是宁乾猖的长子。  从外表看起,秋鄂性格优柔寡断,只是骨子里却有着无比的心机。两家交情自不可说,方才将陆香茹许给秋鄂,香茹姿色才华皆很平庸,吸引求亲之人的是她家境富有。  心情凄然,我对秋鄂爱慕怎么不伤心,怎么可掩饰痛苦。我不过是个奴婢,受尽欺凌的丫鬟,没有家世背景,怎么爱宁公子?即便是作妾,也不会择我。    【贰】  到了宁府,徘徊许久,走上前去。家丁进去通报,不稍会又出来了,我便进去。  这宅院我曾来过,所以我熟悉这里的路。  即将见到秋鄂,涌出莫名其妙的紧张。而我心目中的男子,却即成陆府的女婿。  眼前要路过长廊,迎面走来一人,因疏忽我撞到了他,陪过不是我眼角余光无意的望向他,是他!青蓝色缎子长袍,面如白玉,一双眸子,是那样普通的面貌。来陆府多次,几乎每次都见过他,名字无从得知,更不想知道,宁府若大的宅院里,除了秋鄂以外没有人能引起我的注意,那些豪华的东西也不例外。  从我的思想回到现实,看到他盯着:“对不起!”  “你是?”他手里拿的着扇子,倏然坠落在地,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我应道:“我是陆府派来给秋鄂公子送锦盒的丫鬟。”  已把扇子拾起并且展开,他道:“陆府的丫鬟都如此倾国倾城,真是绝色佳人。”  “公子讲话请不要这样轻浮,如若无事,我便要去送这个锦盒呢。”我要往前走。  他把扇子收起,挡在了我的前面:“那轻浮二字是怎么讲?”  我躲开他向另一边走去,谁知他又来挡。  “我叫孟墨轩。”他有看着我,宛如欣赏的是件精美雕琢的玉器。  这才注意到孟墨轩,他脸上有着一种笑容,是别人所没有的,我像是从哪里见过他。  脑海里晃过记忆,是——白衣奏琴的男子。渐渐也随着一阵头痛而模糊。  “请让我过去。”我只想见到秋鄂。  “你会来找我的。”孟墨轩让出路来。  我回首,然后继续走。    推开书房半掩的房门,我梦寐想见到的秋鄂就在不远处。  大约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过他了。无论是三天两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所变化的只不过是他脸上的神情。他紧束的发髻戴着一个簪子,洁白面庞一种孤傲优柔的俊气,在他那完美无瑕的脸上,每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美。连那个挑眉的动作,都使我铭记于心。  “含烟!”看到我,他笑了。  我面对着他的笑,感觉那笑似乎是轻蔑:“这是夫人命我给你送来的锦盒!”  “香茹呢?”他接过锦盒:“香茹说了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我道“小姐没说什么。”  “含烟,对不起。”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这个丫鬟的?”伤心这个词已经形容不了我的心情。  他愧疚的道:“真的……”  “我该回去了,迟了夫人会责罚我。”留下他哀伤的眸子目送着我离开。我落泪了,因为他我竟然哭了。  ……  五月初,杏花近衰;与之败落的是那桃花。  在这个月,秋鄂与香茹成婚的日子,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唯有我跑到那杏花树下。  秋鄂对我很好,原来只是同情。只因同情我的遭遇,所以才对我过分的疼爱,这种爱却是,却是我所误会的男女之情。    在夫人气言中说出了我的身世,我是老爷和小妾所生。在陆府这么多年,所受的罪不是我陆含烟该受的,我是什么?秋鄂,我也是陆府的小姐,是陆老爷没有名分的女儿,我和香茹地位不同,情分在你心里也不同吧!  树上花瓣掉落,散在我的身上,那股香味随之散尽。      【叁】  的确,我去找孟墨轩了,就在秋鄂和香茹成婚的第二天。  从池塘边石阶上坐着的孟墨轩预料到我来了:“我说过的,你会来的!”  为什么他会那么的坚定我是来找他的:“没有,我不是来找你的!”  “秋鄂和香茹成婚,你——就甘心吗?”  “你。”不相信的眼光看着他,他怎么知道我喜欢秋鄂。  “我喜欢你。”  朱唇勾起弧线“公子说笑了!”  为何要来找他,我不清楚,想必不是因为他的一句话。  阳光乜斜着撒下来,孟墨轩的手遮在眼前,暧然间秋鄂在我心里消失,见到的却是他孟墨轩。我走到池塘边缘俯身折下离我近的莲花,挨到鼻子旁,嗅着青涩淡雅的香气。  孟墨轩忽然将我搂在怀里,我未挣脱:“我是个丫鬟!”  “不,你才是陆府真正的小姐!”他挚诚的话音传入我的耳里“含烟,不轻易间看到了你,从那我便七年寄居在宁府,只是为了期望能看到你。”  七年,他孟墨轩为我在宁府寄居那么久,对我微笑了无数次,我为何没有在意过?我爱的秋鄂何不曾像我一样,只是墨轩你却迟了,哪怕是早点告诉我这些事情,也不会这样的哀怨。就在你抱住我的刹那,我就已咬破藏在齿间的毒囊,所谓鹤顶红的毒药被我服了下去,我就是那样的心急。我知道你爱我,从很久以前我就发现你,无奈所有果都是因为当初种下的因,因果循环丝丝不漏。  早就知道我身世,我的母亲是宁老爷的小妾。是我父亲勾引她做出苟且之事,所以她被宁老爷打死。  我却爱上仇人的儿子,本想放下仇恨,秋鄂娶了香茹。  为了报复,所以在他们的新婚的第二天一起失踪,他们的尸首会在河里,是我把他们推下了河。  必定会被官府抓起来,所以我早早备好毒药,藏在口里。墨轩,你说我没在意过你,但你怎么会知道,在去宁府的时候我对你回眸。  “墨轩,迟了,太迟了,从我们的一出生就开始注定了命运,是我负了你的情分,下辈子我一定还你!”嘴角溢出了血,我后悔了,上一辈的恩怨和我有关系吗?  他惊慌的看着我:“到低怎么回事?你说,怎么了?”  “不要问了,能死在自己的人怀里真是幸福,既幸福有痛苦,苦的是那毒药的滋味真是难熬。”轻轻的闭上眼睛,睫毛被泪水沾湿。  孟墨轩感觉到我已经离开:“不,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临安传遍了,宁府的表少爷孟墨轩抱着陆府的丫鬟含烟坐在荷花湖畔,含烟死去很久,墨轩疯了。    【肆】  浩瀚的无际,周围黑暗微弱的带着些那属于阴间的光芒,在我眺望的前方有条路,墨轩我在奈何桥上徘徊了三年,为的是见你一面。  也罢,世上哪有我这般的痴心人,你活着岂不是……。  “妲己,你不要留恋了,还是喝了孟婆我的这碗汤堕入下道轮回吧。”站在我前方的妇人说。  帝辛,墨轩,你我前世不能在一起,所以我求孟婆给你我再次相见的机会,只是我为什么这样的错过了你。不,我哪怕失去这让人钦羡的姿色,也要和你永世相守,来生我不要作别人的妻子。  “孟婆,我求求你,来世我还要遇见他,我不会错过了!”我哀求。  “因因果果,皆是前世种下的,六道轮回也各有自己的法界,你们两世无缘就不必再痴恋了。你已经用千年的道行换的一世的相见,谁让你错过了。那是注定的,你还是不要在执迷不悟,可以相见,你还有什么可以交换的呢?”孟婆端来了一碗汤“还是喝下去吧!忘了帝辛,忘了孟墨轩,忘了这两世孽缘,堕入轮回从新开始你新的人生,你会遇到一个你爱的人的。”  “不,我和帝辛已经经历两世轮回,我不信,我不信我和他的真的注定无缘。”我不假思索:“我有这容貌,就用它换我和帝辛的来世,我求您了。”  “好吧,那你可不要后悔,你失去容貌他还会爱你吗?”  “会的。”我是那样的断然,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来生我又能和你在一起了。    【伍】  在过两天就是清明,断桥之上又该是川流不息。  人们说妖精是美丽的,可是我却那样的丑陋,即便是变化也改变不了脸上的那个黑记。西湖里有鲤鱼很多,我是其中年头长的,在西湖里我游了七百年,这七百年里我都一直在寻找着一个人,期待着他的出现,但是每每望断桥,那桥上总是没有我要找的人。  一年两年,我要等的人总是没有出现,也许那是种直觉。  阴郁的天气,远处近处皆是人。按耐不住心里的困惑,我化身成买花女子泛舟湖上。两岸的风景无比的美好,是那样的不掺杂尘埃,又是习惯性的望了眼断桥,桥上有很多人,其中有个男子是那么显眼,他是我要找的。  下了船,直奔断桥之上,可那让我心仪的男子却已消失在这里。回忆他的样子,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凝视他的样子就已经忘不掉了,他就是我等了七百年的人吗?那他是谁?我为什么要修道成精,苦苦的等了他七百年?  “有人掉下河了!”耳边传来众人喧闹的嚷声。  斜晖看那湖水中有个人,是他,我连忙从桥上走下去,在岸边没有丝毫顾虑的跳了下去。当我把他救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他的家仆找了来,方知道他原来是康王的儿子顾若凡。陪同着那家仆一起把他背回府,我的心思就没有离开过他了。  “少爷醒了!”  站在一旁的我紧张的向顾若凡投去目光,他也看到了我,可却没有主意我。难道是我脸上的这块胎记吗?  他们给了我人世间称之为金子的东西,都说我是交上了哪门子好运,得康王这么大的赏钱。这钱我不要,我要的是顾若凡他在意我,忘掉我脸上的伤痕。他是爱我的,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似乎我找到我要等的人,就是要做他的妻子,顾若凡就是我要等的,那么我就要做他的妻子。康王哪能让溺爱的儿子娶我,身份低微不说相貌更是不堪入目,况且他不爱我。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就已经读懂了。  西湖里的鱼,是用来吃的,我为了见到他,东躲西藏的活了七百年。是寂寞,是空虚,鱼与鱼之间讨论的问题,是谁谁被人抓去做了糖醋鱼,谁谁变成了鱼干。  和我作伴的唯有那清澈的湖水,那柔弱如空气的水。  回到西湖,我看着那湖水冒着的气泡发笑“呵呵!”  “你笑什么?”  是谁?这里除了我没有别的活物,是谁在问我,而且是个美妙的男音。   共 68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好
昆明市治癫痫选哪家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