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碎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新疆信息港

导读

再过五天就是新年,邻居六婶却突然去世。  天一亮,消息就传开了,村里人议论纷纷,有人说六婶好福气,总算没受症;有人说六婶才不到五十出头,怪可

再过五天就是新年,邻居六婶却突然去世。  天一亮,消息就传开了,村里人议论纷纷,有人说六婶好福气,总算没受症;有人说六婶才不到五十出头,怪可惜;还有人感叹到,命运无常,生死在天;不管怎样,六婶死了,心里怪沉重。  这个消息是母亲告诉我的,那天早上醒来,母亲告诉我的句话就是:“虎子他妈死了”,声音很低,近乎哽咽。  不会吧?!昨天六叔放树,她还在帮忙锯树枝,好好的。我的心咯噔一下,说不出的味道。  母亲眉宇之间带着悲色,解释说:“虎子是早上八点回来的,他妈七点钟走——去他姨家,帮忙蒸年糕去了”。  虎子回来了!不是人都说“虎子去广州打工,给丢了”么?听到这里,我反倒轻松了许多,我早就知道那么大个人,不会的。然而,那时我却当真了,因为母亲说,外边坏人挺多。  我也就不再辩驳了,有可能。民工遇难,传销,车祸……电视上经常说,我总有这样的感觉,出门打工的人,运气总是不好。  “六婶到底看上虎子一眼了?”以前总是在书上才有的情节,现在就在身边,我问。  “见了,虎子他妈只说了一句,头疼。”母亲的神色更加悲凉。  虎子和我是在一起玩着长大的伙伴,我们一起上的小学,一起念初中,后来都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三年后,我到外边念书,回来后就工作了,虎子复习一年,还是上了一所中专。从此,我们只有放假了才能见一回。  那一年过年,虎子带回一个女朋友,六婶说人不错,就是嫌太远。开年,虎子就去了西安,在一家酒店当服务生,工资很低。后来,听说去了广州,搞装修,开始还给六婶打电话,不过越来越少,直到去年十月,已经多半年没有虎子音信了,六婶希望便是那个只能具体到镇上的地址了。  国庆节,六婶卖了家里的三只羊羔,和虎子他舅坐火车到广州寻他,按地址,他们来到一个郊区,四处打听,问人人不知,进小区不让进,三天没有结果,听说六婶回来时哭了一路。  村里人都说虎子丢了,六婶只是不说话,照样下地干活,放羊,打草,日子没有了声音。  过年了,每次回来,我总上绕道回家,不想让六婶看见,怕他问我,想起从前,想起自己的儿子。  现在六婶去了,虎子越发的消瘦,和我见面的句便说:“总想着混出个模样再回来,谁知母亲竟没了耐心。”良久,虎子又说:“母亲为我而心碎。” 共 9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胀痛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癫痫病的治疗医院
标签

上一页:不来也不去

下一页:三月的柳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