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461章 对或不对

2019/12/05 来源:新疆信息港

导读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461章 对或不对(感谢书友“月牙儿的天空”投出的两张月票,感谢。)“张飒还哭了?”方墨玮半信半疑。他对张飒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461章 对或不对

(感谢书友“月牙儿的天空”投出的两张月票,感谢。)

“张飒还哭了?”方墨玮半信半疑。

他对张飒并不熟悉,所以他从未见过她哭。并且在他的脑海里,张飒的形象一直都是凶巴巴的、泼辣野蛮的。曾经他还怀疑,程小蕊偶尔的凶巴巴,就是张飒教的。

程小蕊又浅浅的叹息一声,重重的点了下头,说:“嗯,而且还哭得很凄冷、很可怕。”

“凄冷?”对于程小蕊的用词,方墨玮浓眉倏然一挑。

他甚觉怪异,甚觉可笑。

程小蕊见他这个时候还笑话自己,又撅了撅嘴,不服气说:“墨玮哥哥,不许笑,我在跟你说正经事!”

反正方墨玮就觉得,程小蕊说“凄冷”这两个字很可笑。

程小蕊不让他笑,他便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再笑,立马恢复到之前的正经和严肃,伸手捏了捏程小蕊的脸。

“好了好了,宝贝,你别多想、别多管。他们现在是恋爱关系,小吵小闹不碍事,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再说你还怕张飒吃亏不成?他们真吵真闹,我还担心师益吃亏的……”方墨玮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安抚程小蕊的情绪。

不过他这么说,又弄得程小蕊心生不满,有意见了。

“什么啊?墨玮哥哥,看来你确实不知道今天的情况!你不知道,这一回,真是师益欺负飒飒,是师益的不对!”程小蕊又要坐起身来,放大声音冲方墨玮说。

方墨玮对张飒有误解,不了解张飒真实的一面,她自然替张飒辩驳。

“好好好,宝贝,你说话就说话,用嘴巴说,别动……”方墨玮又按住程小蕊。现在他怕程小蕊,她刚生产,不宜激动、不宜浮躁,只能够躺在chuang上。

程小蕊每回动作大点,小腹上那被缝起的伤口便隐隐作痛,这下又不例外,她感受到了。

她的小脸儿疼得一阵煞白,待疼退下去后,她又安然的躺着。

“好吧,我不动。可是墨玮哥哥,飒飒真是一个好女孩,这一回,真是师益欺负她了,是师益要跟她分手!”程小蕊始终惦念着张飒那里,又焦急告诉方墨玮。

这段时间,她没法下chuang,所以只能请求方墨玮出面主持正义,替张飒做主。

不,不,不对,张飒不希望他们管这件事情,所以不是请求方墨玮出面主持正义,而是请求方墨玮探清原委。

“是师益要跟张飒分手,不是吧?”方墨玮眉梢挑得更高,更加吃惊,更加不敢相信了。

师益脑子烧坏了?张飒对他那么好、那么用心,他居然还要抛弃她?要跟张飒分手?

打死他他都不相信!

程小蕊害怕的就是方墨玮不相信,又一脸无奈、一脸无辜,滔滔不绝解释,“飒飒不可能骗我,我更不可能骗你。那会儿,飒飒的脸色真的很难看。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失望、很伤心。她还说,师益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卡里面有几千万,师益说把钱给她,以感谢她这几个月对他的照顾……”

“停,停……”方墨玮开始相信了,又抬了抬手,打断程小蕊,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程小蕊这样絮叨,他还担心她打扰方茁淇,吓到方茁淇。

程小蕊也即刻意识到了这一点,顺从的住了嘴。

方墨玮说,“明天我去打听打听、观察观察,瞅瞅他们到底怎么一回事。”

方墨玮没有想到,今天的他竟然还要兼职做侦探,而且是受程小蕊之托。

然而程小蕊还是不满意。

“不,墨玮哥哥,你今晚就去,今晚就去……”程小蕊说。声音如一只猫咪的声音,乌溜溜的眼珠子也完全定格在方墨玮的脸上,既是撒娇,又是恳求。

每一回,程小蕊如此语气,都会惹得方墨玮一阵心酥酥。然后,他只想轻轻搂她入怀,好好的疼惜她。

“那行,宝贝,我今晚就去。你别念叨,别瞎操心了。”方墨玮又连声应她、哄她,屁股离开凳子坐到chuang沿,温柔的抚摸她的额头。

每一回,被方墨玮抚摸,程小蕊的心情总会感觉越来越轻松、越来越舒坦、越来越有安全感。

这一回又不例外,程小蕊的忐忑和焦虑,又由于方墨玮的抚摸而渐渐退去,变得放下心来。

“墨玮哥哥,你去的时候,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就当只是去看看师益的。因为那会儿,飒飒说了,她不想我们管这件事情。”程小蕊还是看着方墨玮,又叮嘱他一遍。

“我知道,我哪有那么笨?”方墨玮又有些不耐烦说。

程小蕊她自己笨,便把他也想得那么笨,他方墨玮是何许人?他会直接去问师益吗?

程小蕊又笑了,笑容惬意腼腆,露出两排整齐而洁白的小牙齿,说:“你就有那么笨,而且你笨。”

“嗯?我笨?”方墨玮又故意拧了拧眉,装出一副不悦的表情,一动不动瞅着程小蕊。

程小蕊点头,又深深的鄙视他,说:“如果你不笨,那会儿,怎会那样逗淇淇?还叫她哭呢……”

方墨玮倏然无语,“……”

每一回,方墨玮逗方茁淇

,程小蕊都看在眼泪。并且程小蕊都觉得好笑,觉得方墨玮好笨。对她来说,方墨玮和方茁淇也是一对开心果。

下午,张飒离开师益的病房,离开haronious医院,来到了悉尼市市区。

她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住了进去。这一个月,她暂且不会离开悉尼。不是因为她留恋师益,而是因为程小蕊。

还有二十几天,程小蕊便坐完月子了。到时候,她要喝方茁淇的满月酒,她要跟程小蕊在悉尼玩一圈。

两个月之前,她去了澳洲其他的州市,游历了好多地方,但是悉尼本地却不曾游历。

本来她想,等师益出院了,他们一起游玩,结果……

因此,她又不得不感叹一句真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

她又失恋了,无论她怎么努力,无论她有多用心,她还是失恋了,连师益都把她甩了。

夜里,躺在浴缸里泡澡,张飒甚觉无力、甚觉挫败,而且心口始终难受,一股气流堵得她几乎窒息。

好久没有泡澡,原本以为,泡着泡着她会轻松许多、舒坦许多、释怀许多,不料结果又是不如人意的。

她极力忘记与师益有关的一切,迫使自己不往那边想。偏偏,偏偏那一切,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扰得她心烦意乱。

近两年她都恋爱不顺,可是之前的每一次失恋,她不曾这番绝望、不曾这番落寞、不曾这番心冷、不曾这番痛苦……

或许是因为这一次她付出的多吧。付出越多,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随之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特别是在感情方面,往往如此。

然而,张飒又一点都不后悔,她不后悔她的付出,毕竟爱情是复杂的。

爱情是包容而不是放纵,爱情是关怀而不是宠溺。爱是无私的,不计回报的。爱是相互交融的,是百味掺杂的。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不要我?师益大渣男,大混蛋,大王八蛋!我恨你……”张飒心里想得通,嘴上仍旧不饶人,不断的骂咧着、抱怨着师益。

骂着骂着,她忽然又不骂了,懒得骂了。哭丧着脸,委屈的对着空气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虽然她知道,恨比爱容易放下。然而,她宁愿一辈子撕心裂肺、痛彻心扉,也要爱着师益,而不是恨着师益。

她只求师益安好的活在人世……

张飒走后,师益在病房内站了好久,发呆了好久。然后,他提步离开,跨出房间。

门口的师仁见他出来了,关心xing的询问他去哪儿。他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出去散散步、散散心。

之前张飒算是从房间里冲出来的,那时候师仁便发觉有些蹊跷,他在心中思忖和猜测。

现在师益出来,脸色更是乌黑阴沉、难看无比。这又使得师仁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师益和张飒这一对,感情出问题了。

师益是师仁的大哥,是他们这一代师家兄弟的老大。此时师益冷漠如冰,说出去散步,所以师仁不敢多说半句屁话劝阻。不过他还是叮嘱了师益,务必“慢步小心”、“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之类的。

望着师益渐行渐远的背影,师仁还摇了摇头,他在心里郁闷的问着自己:他们吵架干嘛?你说师益昏迷了这么久,醒过来后是不是脑子坏了?张飒,多好多标致的姑娘啊,我想都想不来,他却不懂得珍惜……

反正师仁不理解师益。若他是师益,遇到张飒xing情这么漂亮、这么善良的女孩,杀了他他都不会放手,他一定要把张飒牢牢的拴住,对张飒百依百顺、做牛做马。

师益下楼,离开了haronious医院。他走啊走,走到了几里外的一处公园里。

悉尼正值盛夏,这样的下午,阳光就像老母亲苍劲的手,温和而沉甸的抚摸着大地。

haronious医院靠近海边,然而,今天连一丝凉风都没有。空气闷闷的、湿湿的,一如师益的心情。

师益找了一个为阴凉、为僻静、允许抽烟的地方,坐在一张石椅子上抽烟。

他一边抽烟、一边继续想,他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张飒不接受他的钱,他该采用什么办法让她接受?张飒本人现在又在哪里,这里是异国他乡,她的处境安全吗?

越想师益的心口愈酸、愈冷、愈疼,如一把尖刀插在那里,拔不出来,却又没法令他快速死亡。

转眼之间,太阳落山了,天幕变得黑压压,遥远的夜空繁星点点。

师益仍旧坐在那处公园里,没有回医院的打算。他坐在那里,抽了许多根烟。而从前的他,从不抽烟……

吃完晚饭,方墨玮从程小蕊的病房出来,来到师益的病房。

刚到病房门口,原本还一脸焦虑的师拓立马怔了怔神,肃敬的喊他道:“大少爷!”

方墨玮凛然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这一点,永远不变。一过来这边,他便通过师拓慌乱的神色看出了端倪。

“师益在里边吧?”方墨玮停下脚步后,淡然问道师拓。

师拓始终一脸焦虑,微微启chun,支支吾吾好一会才说,“大少爷,我们大哥……不在里边。”

六点钟的时候,他过来接班,师仁告诉他,师益出去散步了,得晚点回。

方墨玮抹chun,目光异常冷冽,又问师拓,“那他在哪儿?”

师拓又缓慢的摇头、心虚的摇头,现在七点多钟了,师益还没有回来,他便猜测,师益不是出去散步。

“打。”方墨玮又提醒师拓,自己扶住门把手,正要推门进去。

师拓又冒死说,“大少爷,大哥出去没带,你等等,我马上派人去找!”

刚才他已经做好了计划,派人在这附近寻找师益。

师益身手好,那是以前。如今的师益,伤势还没有痊愈,身体脆弱,不堪一击。

方墨玮不再说什么,推开房门,跨进屋子里。

屋子里光线昏暗,看什么都不清晰,方墨玮把灯打开。

灯光即刻点亮了这片空间,可是,一股冷清而空旷的气息也跟着扑到了方墨玮的脸上。

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师益不在、张飒不在。氛围也十分不对,仿佛空气被冻固了、凝滞了,不再流动。

方墨玮眼神敏锐,随xing一瞥,又瞥见前方地面上,有黄色的亮光在闪烁。

他又走过去。

再次停步之际,他才看清楚。

那是师益的银行卡,镶金的c市银行贵宾卡,同时也是股东卡,所以方墨玮轻易认出来了。

如此重要的东西,师益竟将它扔在地上不管。

“看来小蕊说的是真的……”方墨玮嘴边下定论。弯腰捡起卡,又转身快步而返。

返回门口,他交代师拓,“师益回来了,让他给我。”

“是!”师拓振声相应。(未完待续。)

新泰市中医院怎么样
武汉心和堂中医门诊部怎么样
淄博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汕头医院包皮过长做手术要多少钱
云南哪家医院能看妇科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