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当前位置:

超级败家仔第二十七章今天不补杀你

2020/01/26 来源:新疆信息港

导读

超级败家仔 第二十七章 今天不补杀你根本不用说明,所有来参加这场酒会的宾客都琢磨出了其中蕴含的深意。六扇门陈炎枫陈都头,一夜之间名

超级败家仔 第二十七章 今天不补杀你

根本不用说明,所有来参加这场酒会的宾客都琢磨出了其中蕴含的深意。

六扇门陈炎枫陈都头,一夜之间名动整座星海城。

他跟林大小姐之间的一些事情也都被深度挖掘出来,这厮到底是不是林念真包养的小白脸人们暂时不得而知。

但‘六扇门陈都头’背后肯定是林家在支持,所以人们一开始对他出现在这里并没有感到稀奇,可当林念真一脸温顺站在他身边搂着他胳膊的时候,看在眼里的所有人才哗然。

这是在做戏为陈炎枫造势?

还是林大小姐动了春心找到了自己能看上眼的男人?

“祝大家有一个美妙的夜晚,不醉不归。”

林念真抱着陈炎枫的胳膊微笑道,在这一刻显得异常贤惠,看的所有男人都一阵嫉妒。

不管这是林家在做戏还是确有其事,能跟林家的大小姐近距离做肢体接触,对男人来说也是一种莫大.荣耀了。

大厅内明亮的灯光再次变得昏暗,正中央的彩灯缓缓旋转,光影浮动,已经有不少年轻人找到了自己的舞伴步入舞池中。

“陈都头,我是朱雀区光业集团总经理,这是我的名片。我们董事长和您神交已久,很想跟您交个朋友,希望陈都头给个面子。”

“陈都头,朱雀区红地毯连锁酒店是我的产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盟?”

“陈都头…”

寒暄,客套,巴结,奉承,讨好。

陈炎枫和林念真身边几乎瞬间就出现了一张张不同的面孔,脸上带着笑容,眼神中的含义却意味深长。

陈炎枫眼神恍惚。

就像是做梦一样,今晚次享受到被人簇拥追捧的感觉,竟然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是手掌权力的滋味,一种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感觉,看不见,抓不着,却让人情不自禁的为它去奋斗。

林念真一直保持着柔和笑意,看到陈炎枫跟木头一样不说话,她只能站出来撑场面。

陈炎枫不适应这种场合,可林大小姐对这架势却不是一般的轻车熟路,将所有的名片都接过来,然后一一表达谢意。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种错觉,似乎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天之骄女,已经不是林家的大小姐,只是站在陈炎枫身边一个替他待人接物的简单女人。

今晚所有的荣耀和光芒注定只属于这一对男女。

人群外围,方紫依神色平静站在原地,看着人群中的一对男女,眼神中异样的光芒闪烁。

刚刚赶到这里的秦小宸站在俱乐部门口的位置,直直的盯着人群中的陈炎枫,良久,才轻轻叹息一声,握紧了拳头。

陈炎枫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一群所谓名流人士的纠缠,跟林念真找了一个僻静角落坐下来后,长长出了口气。

走到哪都被人簇拥固然荣耀,可这份荣耀的背后,也太折磨人了点。

“不适应?”

林念真轻声笑道,从旁边侍者的托盘里拿过两杯红酒,递给陈炎枫一杯,笑道:“这是在为你造势哦,锦衣卫之前一直掌控着星海城治安防护的大半话语权,这一块六扇门想插手,并不容易,我们也只是扶持了秦二叔当上了总捕头而已。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锦衣卫千户裘丘倒台后,星海城锦衣卫顿时一盘散沙,三大家族都有了插手争夺治安防护话语权的资格。喂,而林家选择了支持你,这次酒会过后,一般人肯定不敢为难你了。”

“这么说南宫家也有可能插手争夺星海城治安防护的话语权?”

陈炎枫轻声问道。

“不是可能。是一定会。”

林念真肯定道,漂亮的眸子中光彩闪烁:“如果能把治安防护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无疑是一把利剑,你应该明白,在现在这个社会,严格执法对一些恶人的威慑程度,有些时候甚至要远远大于江湖暴力。这么好的机会,南宫家肯定不会放弃的。”

陈炎枫默然,他知道林念真说的是实话。

如果南宫家对这一块不在意的话,在珈蓝酒店,南宫飘飘断然不会以她自己为筹码拉拢自己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说出来我替你参考一下,没准我还能给你很大的帮助哦。”

林念真眨巴了下眸子轻声笑道,身体前倾了些,从陈炎枫的角度看过去,林大小姐的领口处,一条粉嫩白皙的可爱沟壑顿时暴露在他面前。

啧啧,深不可测啊,这规模,肯定不止34D了。

“成大事者不谋与众。”

陈炎枫喝了口酒,眼神盯着林念真胸前的神秘小沟,神秘兮兮道。

“你去死。”

林念真笑骂一声,直接扑到陈炎枫身上,眉角妩.媚,笑容灿烂。

她伸出一根小手指着陈炎枫的鼻子,丰满的****似乎无意挤压在了陈炎枫的肩膀上面,眯着漂亮眸子笑道:“说。”

“不说,到时候给你个惊喜。”

陈炎枫笑眯眯道,看着林念真趴在自己身上的诱人姿势,心念所致,完全是下意识的一巴掌拍在了林大小姐被薄薄的礼服紧紧包裹起来的臀部上面。

弹姓惊人。

似乎手掌按下去后,完全是被她柔嫩.臀部把手弹回来一样,那滋味,堪称销.魂蚀骨。

被陈炎枫亲过抱过搂过的林大小姐小脸瞬间通红,却依然不退后,按住陈炎枫的胳膊,瞪了他一眼,媚.眼如丝道:“不许耍流氓。”

这哪是警告啊,特么分明是赤的诱惑嘛。

陈炎枫轻轻眯起眼睛,刚要有所动作。

大厅内猛然再次传来一阵轰动。

扶苏俱乐部门口。

两拨人伴随着一阵低呼,直接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肩并肩,一副共同进退的架势,穿过大厅,也不跟众人打招呼,径直走向陈炎枫和林念真的方向。

梅道理,南宫飘飘。

三大家族继承人,加上陈炎枫这个落魄传人,再次聚集在一起。

梅道理妖异的脸庞上满是能让女人瞬间变成花痴的笑意,在他身后,除了固定是他手下也是他女人的双子和天蝎外,还跟着九个身形不一的男人。

十一人。

加上昨晚死了的金牛,正好凑齐了黄道十二宫。

梅少指挥使昨晚虽然跟陈炎枫火拼了一次,但两人脸上的淤青都已经被特殊的按摩手法化解掉。

虽然还有一丝痕迹,但却并不明显,他跟神色冷漠身后同样带着一群保镖的南宫飘飘一起走进来,终站在陈炎枫和林念真身边,笑眯眯道:“不请自来,两位想必不会介意吧?”

陈炎枫轻轻眯起眼睛,看都不看梅道理一眼,只是盯着南宫飘飘。

南宫飘飘同样眼神冰冷,再次面对陈炎枫,没有丝毫羞愤,平静而冷漠的眸子中淡淡的杀意闪烁,毫不畏惧的跟陈炎枫对视。

“你想杀我?”

陈炎枫突兀的问了一句,盯着南宫飘飘,笑容灿烂。

“你该死。”

南宫飘飘冷冷道,不咬牙切齿,不羞愤欲绝,昨晚在珈蓝酒店被陈炎枫折腾的浑身颤抖的南宫大小姐,如今只剩下漠然。

“很好。”

陈炎枫点头道,转头看了看梅道理,笑道:“你也想杀我?”

梅道理笑容平和,看了唐宁一眼,微笑道:“飘飘想让你死,我只能照办。”

简单一句话,看似梅少指挥使此举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但实际上却彻底把南宫飘飘以及她背后的南宫家推到了陈炎枫的对立面上面。

而想让陈炎枫死的梅少指挥使,则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站在了南宫飘飘身后。

“你们杀的了我?”

陈炎枫平静道,微微眯起眼睛。

梅道理笑而不语,等着南宫飘飘说话,他和钱王府的钱凤雏都在追求南宫家大小姐,在帝都天道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现在帮南宫飘飘出头,在外人看来虽然不理智,但却并不意外。

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南宫飘飘手上。

只要她一开口,南宫飘飘背后的保镖,以及黄道十二宫,甚至梅道理本人,都会冲出去大闹一场。

就算杀不死陈炎枫,也会让林念真这次精心举办的酒会变成一个笑柄。

“动手吧!这地方不错。”

陈炎枫看着南宫飘飘笑眯眯道,眼神却彻底狰狞癫狂起来。

想闹事,就要付出代价。

陈炎枫笑容愈发灿烂,静静站在那里,气势却愈发猖狂。

方紫依和秦小宸一起出现在陈炎枫和林念真身边,紧跟着是艾通,余书,落建云,赢超以及白清璿。

然后大厅内所有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人物全部站在了林念真身边。

这里是扶苏俱乐部,林家的地盘,每个会员,都是林家的资源,现在应该发挥出应有的力量了。

陈炎枫盯着面前的南宫飘飘,眼神愈发森冷狰狞,跟脸上的灿烂笑容形成鲜明对比。

“动手吧,我觉得我也挺该死的。”

陈炎枫轻笑道,嗓音很温柔,他眼神看着南宫飘飘,却向着方紫依伸出了手。

方紫依犹豫了下,终将秋水长剑放在了陈炎枫的手掌中。

一剑在手。

陈炎枫气势陡然暴涨!

他眼神挨个扫过黄道十二宫,杀意肆无忌惮。

既然他们敢来闹事,陈炎枫也懒得客气,今天就算是拼个重伤,留不下梅道理,也得把他身后的黄道十二生宫部队留下。

至于南宫飘飘,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他想杀南宫飘飘!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陈炎枫身上那股凌厉杀气。

管你是倾国倾城还是风华绝代,对陈炎枫来说,站在他对立面的,都是敌人。

都该死!

“三十年前,南宫家在北方三个大型集团遭到梅家恶意收购,玉虚宫出资三十亿力挽狂澜,终只是象征姓的拿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二十五年前,当时的家主南宫天明因为一次境外投资,险些被安上了欺君叛.国的帽子,南宫家集体动荡,林家,梅家合作出手,重创了南宫家,如果不是玉虚宫拼着冒犯圣皇陛下的怒火为其求情寻找真相,现在的帝都天道城三大家族,已经没有人姓南宫。第二年,南宫天明升为当朝宰相,在背后支持的,还是玉虚宫。”

“二十年前,南宫天明与美利坚国詹姆斯家族进行东西方的次合作,损失惨重,险些被吞并,我师傅不求回报在南宫家注入了近百亿的资金,终稳住了局势。”

陈炎枫站在唐宁面前灿烂笑道,语气平缓,不怨念,不愤怒,仿佛这些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但却让他身后的人群彻底哗然。

二十年前的近百亿资金,放到现在,少可以当做数千亿来使用了。

当初的玉虚宫,到底辉煌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的三大家族,又拥有着怎样的积蓄?

南宫飘飘脸色苍白,紧紧咬着嘴唇,迎着陈炎枫狂躁的杀气,一言不发。

“我师傅英明了一辈子,做的糊涂事并不是将宗门拖进深渊。”

陈炎枫平静笑道:“他做的愚蠢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那么多的关键时刻,支援了南宫天明那条忘恩负义的老.狗!救助了狼心狗肺的南宫家!”

南宫飘飘脸色惨白,娇躯剧烈晃动了一下,眼神中冷漠尽去,甚至有些惊恐。

忘恩负义的老.狗。

狼心狗肺的南宫家。

这是在赤的打脸揭伤疤。

陈炎枫有这个资格,因为他是当年玉虚宫的传人,并且在为了宗门的光复而挣扎。

陈炎枫深呼吸一口,将手中的长剑重新交道方紫依手上,淡淡道:“今天我不杀你。你给我滚出去!”

(本章完)

古县人民医院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网上挂号
重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江西治疗卵巢炎费用
海南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标签

友情链接